工作人员仍觉奇怪

2020-05-30 15:42

“她要离,我就怕离了婚,她不要我了。”男子在工作人员指导下,颤抖着双手,眼里有泪花,停顿了两秒,还是把名字签了上去。一旁老伴儿不停地宽慰:“今后,我们还是生活在一起,相互照顾。做不了夫妻,我们就做情人。”

看了这对老人的酸甜苦辣,你会以怎样的心态对待有相同遭遇的父母

走出婚姻登记处,这对夫妻没有各奔东西,仍是手挽着手。“老秦啊,想开点,今天是元宵还是情人节,虽然我看不见,但是我还是能带你逛逛解放碑。晚上我就陪你回广安,我们还是像以前那样过。”

重庆晚报记者了解到,这对朴素老人,去年5月20日登记结婚,今年2月14日离婚,不到一年可以说是闪婚闪离,在许多年轻人看来,很潮,很前卫。

照相、办证……面对年轻人的唏嘘,这对老人沉默不语。工作人员仍觉奇怪,大多数分手夫妻离散时脸红脖子粗,但这对夫妻却是:男子手挽着女士,两人依偎在一起,没有怨恨,反而看上去有些恩爱。

老妇:我们还一起生活,做不了夫妻做情人

2月14日上午,既是传统元宵节又是西方情人节,珊瑚公园渝中区婚姻登记处,前来登记结婚的新人排着长队,热闹非凡。上午10时40分,一对手挽着手的六旬夫妇打破了离婚登记处的宁静,也引来一旁等待领证的新人争发感慨:“我们忙着今天扯证,他们却选择今天来离婚……”

他们为什么要离婚?为何又要做出“离婚后我们还是生活在一起”的承诺?16日,重庆晚报跟随他们回到四川广安家中,了解到一对黄昏恋老人面对现实的无奈选择。

女子卷曲长发,身着红色棉袄,眼睛视力看上去不太好。男子始终挽着她的手,牵着她。两人办完离婚手续后平静离开大厅。工作人员证实,整个上午,他们是唯一一对离婚夫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