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半来自中国

2020-06-23 16:14

完善人工智能知识与教育体系的目的,不在于培养一般的应用人才,而是真正培养出掌握核心技术的高端人才,从根本上破解人工智能“人才荒”的现象。

他把不受欢迎的原因,部分归结于“半路出家”。“我有个博士师兄,从材料转学人工智能,也是一年后才找到工作,”罗文国也了解过,“像我们从机械转的,企业嫌我们没有计算机底子,不够科班。”但伴随人工智能的火爆,非科班出身的转投者正越来越多。

尽管之前有心理准备,但找工作的难度,远超他的预期。在他的朋友圈里,类似情况也不少见。“在英国的同学,好像都放弃挣扎了。”罗文国说,大部分同学都转投机器人等更加实用也更容易上手的行业,只有他因为爱好还在坚持观望。

在罗文国的母校,去年他这专业的招生数量不过60人,而今年据他了解,已经上涨至100人。在国内,截至今年3月,包括北京大学、复旦大学、南开大学等32所高等院校,已开设人工智能相关专业。“大家都想占坑,以后的要求只会越来越高。”

去年7月,罗文国申请到了全英前十的院校,攻读机器人专业。但当时,他还没有决定自己最终的方向。

人工智能的飞速发展,凸显了领域内存量企业和教学资源的缺乏。在此前的采访中,上海交通大学科学史与科学文化研究院特约研究员陈自富也谈到,“人才荒”在新兴产业属于正常现象,但背后反映的是中国高新技术人才培养机制的深层次问题。

罗文国的同学里,有一半来自中国,他们中近10人,同样选择了人工智能的相关课程。

2014年,从国内知名工科院校机械自动化专业毕业后,罗文国很快在苏州某电梯企业谋得一份工程师的工作。“起薪七八千元,主要是根据项目进行各类扶梯的设计。”这份还算稳定的工作,他并不太满意。

罗文国依然保持着每天学习的节奏,他给自己设立的底限在明年春天。在此之前,他想再拼一把。

他思量着降低标准,一些大公司的实习职位,也进入了罗文国的考察范围。“实在不行,就干回我的老本行。”他表示,已经有一家电梯企业联系过他,开出的薪资比过去高出一半。

免责声明:

※有关作品版权事宜请联系中国企业新闻网:020-34333079 邮箱:cenn_gd@126.com 我们将在24小时内审核并处理。

一位高校ai教研人员表示,在培养人工智能人才时,不能只通过现有专业知识体系,更应当围绕人工智能内涵本质,进行知识体系建设。

任务很重,学习时间却很少。除了前期学习,罗文国认为自己真正深入ai,不过只有毕业设计时的三四个月。

来自浙北乡村的他,薪酬是他在大城市立足不得不考虑的问题。另一方面,电梯行业的成熟度,也让他少有发挥的空间。“就连我们老板,也收购了一家机器人公司。”“智能制造”的转型大潮下,罗文国不甘落后。

在世界范围内,人工智能都是一门全新的学科。从教材到老师,都需要时间来适应,“导师教我们的很少,课本也几乎没有。”罗文国说,他的知识来源除了国外一些大牛的视频网课,主要是论文。

※以上所展示的信息来自媒体转载或由企业自行提供,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网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网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果以上内容侵犯您的版权或者非授权发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契机源自开学前的一次对话。“去师兄的实验室聊聊他的学习情况,他就说起自己在做人工智能。”这激起了罗文国的兴趣,进一步了解后,他决定投身人工智能。

“小到现在抖音上的尬舞机,大到安防上的人脸识别,都在我研究范畴内。”罗文国解释道,一年时间里,他的研究主要是当下流行的姿态识别等领域。

简历投出去不少,但大多没有下文。一次在滴滴应聘时,他问面试官,对于ai应届毕业生,有什么样的要求或看法。对方回应说很欢迎,也希望培养一些有潜力的应届生。但最终,这场罗文国认为“挺融洽的”面试无疾而终,“可能他们觉得我没潜力吧。”他苦笑。

在人工智能企业较为密集的杭州,创始人们同样为“招人”而头疼。据新华社此前报道,“人工智能行业发展迅猛,市场需求足够大,但真正的人才稀缺。优秀的工程师,市面上很难招到。”杭州大拿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创始人陈明权说,目前该公司员工约40人,校园招聘和猎头招聘各占一半,2018年希望再招50到100人,不过在985、211或者行业内名校都“招不满”。他说,“一些好的大学里会有类似计算视觉方向的实验室,但离直接工作要求的能力还有一定距离。”

此前,美国卡耐基梅隆大学宣布,于今年9月,正式招收全美首批人工智能专业本科新生。

工作3年后,罗文国选择了离职。这不是一次草率的选择。“工作以后,我就一直在考虑,”转行对他而言,是可以理解的抉择,“所有人都知道,互联网是最赚钱的行业。”

近年来,国内高校持续探索人工智能领域的人才培养,但主要集中于计算机、自动化等数个学科。“但在实际教学中,真正涉及人工智能的课程,可能只有区区几门。”

一年的时间,对他转型人工智能,显然还不太够。实际上,直到回国后,罗文国的毕业设计都没来得及修改发表。